傳統投資前景混沌,消費信貸資產一枝獨秀

全球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居高不下,掌握投資契機越發困難。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投資者曾預期各國央行最終將隨市場緩步復甦,逐漸結束向市場挹注流動性的量化寬鬆政策。

然而多年過去, 量化寬鬆政策似乎成為了為數不少的央行的常態性政策。日本、美國及英國的中央銀行看來尚無結束量化寬鬆的打算。就在最近,急於刺激通脹的歐洲央行甚至表示有計劃重啟量化寬鬆。

我們預期,各國央行目前仍將採行量化寬鬆政策,並可能持續調降基準利率以達成在低通脹環境下刺激國內經濟的目標。然而,數個國家低於零的基準利率已維持了一段時間,對市場利率和債券收益率持續形成下行壓力。

市場風險意識持續升高

經濟成長前景悲觀使全球股市承壓。貿易戰、地緣政治風險和經濟增速放緩的大環境抑制了資本流入股市的力道,投資人在股市獲得回報更形困難。根據晨星公司近期就美國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數據,風險趨避的投資者於今年第三季度從股票基金中共撤出了600億美元,轉而投資債券。上述中美緊張局勢、英國脫歐不確定性,連同對全球經濟的擔憂日益加劇,驅使投資人傾向更保守的投資策略,並保有較高的現金比例。

然而,蜂擁入債市的資金同樣無法得到令人滿意的回報。當前約有價值17萬億美元的債券收益率為負數,即使加計高收益債券和風險較高的新興市場債券,全球債券的平均投資收益率仍僅有1.5%。收益率持續走低使債券持有人不再能夠靠投資債券取得合理的固定收益。

過高的市場估值伴隨著緩慢的經濟增速,意味著投資股市的風險節節升高;但投資債券等固定收益工具的微薄回報同樣令人卻步。在傳統金融商品的範疇,投資人能夠選擇的投資工具已十分有限。

另類投資商機的興起

要在經濟逆風下的低迷投資環境中勝出,多元並平衡的投資組合正是關鍵所在。然而,在當前新的投資機會仍十分匱乏的情況下,令許多投資人感到徬徨無助。

消費信貸資產在此時順勢成為機構投資人在另類投資類別中耀眼的投資新寵。消費信貸資產的魅力在於它的投資風險不但極度分散,資產表現與傳統投資工具的關聯度更是極低。消費信貸資產能夠在享有比債券投資更低的價值波動度之下,提供媲美股票投資的回報。市場對此種另類資產的渴求自然如潮湧現。

特別是在總體經濟環境不確定性節節升高的此時,投資人更加著眼於消費者信貸資產特有的防禦特質。相較於債券投資,消費信貸資產的投資期限較短,降低了資產價值變化相對於利率變化的敏感度,曝險部位更隨時間而不斷減少。與商業貸款和債券不同,這些底層消費者信用貸款以浮動利率計算並且按月攤還本金及利息,而商業貸款或是債券往往只有固定利率,並僅於到期時一次償還本金。

經濟的關鍵推手:歷久長青的美國消費信貸市場

回顧消費信貸的歷史,即使在市場不明朗的情況下,投資於消費信貸資產依然展現了誘人的獲利空間和風險調整回報能力。歷經1997-98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等金融風暴,及至2015年英國初期脫歐的不確定性和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市場波動,當其他傳統資產類別陷入困境時,它的表現都展示出優越的抗逆能力。

憑藉著健全的資本市場和監管完善的消費信貸產業,美國在消費信貸市場發展上一直保持著獨步地位。此外,儘管全球經濟放緩,美國的消費者區塊的表現仍然十分亮眼。近期受到美聯儲政策支持,進一步帶動了美國家計單位地的支出和置業動能。隨著美國失業率數個月來持續處於半世紀來的低點,家計單位支出亦穩步走揚,而抵押貸款的拖欠率則處於二十年低位

當全球市場正為潛在的經濟逆風做準備之時,投資者亦應該強化其投資組合,以期能夠有效地對抗市場逆流。透過投資於不同的資產類別以分散風險,並確保在任何市場事件發生時,投資組合的風險得以降至最低,進一步提升回報,當為現代投資及風險管理的圭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