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慎樂觀迎接2020​

2020年全球經濟展望

雖然全球不明朗環境可能持續,我們對於2020年的全球經濟仍持審慎樂觀的看法。近年來影響環球政經情勢的最大變數,包括中美貿易爭端以及英國脫歐等等,預期仍會在今年牽動市場走勢。然而,綜觀2020年的總體經濟環境,有機會告別過去一年在景氣循環後期所經歷的動盪,各國央行的寬鬆政策亦有助抵消去年因貿易戰緊張局勢而產生的負面影響。

2019回顧與2020年展望

全球經濟指標顯示經濟放緩的情況會在2020年初持續。然而,在有利的宏觀政策和中美貿易談判略現曙光的情況下,我們有信心現時的經濟放緩僅會令2020年全球的經濟增長變得較為溫和。

回顧2019年,企業景氣低迷不可諱言地成為拖累經濟表現的原因之一。德國的製造業表現欠佳、貿易爭端令經濟前境更欠明朗,進而導致企業投資意願低落。然而,雖然英國無協議脫歐的風險仍然存在,英國國會已確定脫歐不能再推遲到2020年以後,因此不論能否達成協議,顯然歐盟及英國已有共識一再延宕的對雙方並無好處,我們認為歐盟和英國有很大機會將在今年夏天左右達成協議。

而2020年是美國的選舉年,因此相信美國的經濟很大機會將會持續得到各方支持,包括美聯儲的政策和可望逐漸緩和的中美關係。美國經濟正經歷著前所未有最長時間的經濟增長,即使有些近似經濟衰退的訊號出現,我們認為這些訊號僅為景氣循環後期所經歷的成長放緩,並未暗示著衰退。

除此之外,眾多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於2019年擴大至歷史高位,市場亦普遍預期各央行和當政者將在2020年繼續推行各項必要的經濟支援措施,特別是在全球經濟衰退的疑雲逐漸褪去時,寬鬆貨幣環境更可望支持商業投資。

整體而言,我們對於2020年上半年仍然抱持樂觀態度,但將更加謹慎看待下半年的經濟表現。

地區經濟表現

美國

我們預期美國2020年的GDP增長將介乎1.8%至2.1%之間,即使商業投資的環境仍然不明朗,且企業的利潤預期將進一步被壓縮,但服務業身為美國經濟增長的最大動力,我們預期該行業將持續增長,並持續推進勞動力的需求,進而推高收入水平。故此,我們預期美國的失業率將會維持於歷史低位,而消費者情緒和消費者開支則會繼續保持強勢。此外,與中國的貿易談判達到初步協議,伴隨美聯儲的低利率政策,有助美國在全球經濟放緩下維持金融環境的穩定。

歐洲

環球貿易環境漸見舒緩,再加上政府透過貨幣和財政政策提供的支援,將會對GDP增長率帶來助力,其中尤以德國將能借助改善的貿易環境而走出陰霾。然而,不景氣從製造業擴散到勞動市場的風險,將會某程度上妨礙經濟增長。此外,預期歐洲地區的工資水平將持續維持低檔,通脹率則將會持續在低位遊走,故此我們預期歐洲在2020年的增長將會相當溫和。

日本

日本在2019年第四季上調消費稅,此勢將對2020年上半年的日本經濟成長形成壓力。然而,日本政府已在2019年12月批出大規模經濟刺激計劃,加上日本內需可能因為固定投資以及民間消費力道改善而獲得動能,有助2020年的經濟增長。此外,即使根據近期某項公開調查的結果顯示,多數經濟分析家認為日本近年來的極低利率政策對於經濟的刺激效果十分有限,我們仍預期日本央行勢須保持極為寬鬆的貨幣政策,特別是2020年的通脹水平預期將會持續在低位徘徊。

中國

踏入2020年,雖然我們察覺到中國的GDP增速放緩,但仍將維持經濟擴張。由於2020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最後一年,中國政府將會採取逆週期的調節政策以確保2020年的GDP是2010年的兩倍。值得留意的是,在2020上年半肉類價格高企所導致的高通脹率可能抑制內地經濟表現,當下半年通脹壓力有所下降時,中國政府便有足夠的政策空間刺激經濟。

雖然預期中國經濟將於2020年放緩,但仍有很大機會得到國家政策的支持。在高通脹問題下,上半年推行政策的空間將受到限制,但在下半年情況將會逐漸改善。

市場展望

股市可望持續受到政策支持

儘管在經濟放緩的形勢下,2019年全球股市亦能為投資者帶來不錯的回報,部份原因有賴於低息環境,其中美國股市更經歷了一次超過十年的牛市。對於2020年,如前述討論,即使存在企業投資的不確定性、勞動成本可能進一步走高、和全球貿易關係緊張等因素,美國的經濟依然預期將繳出不俗的表現。

市場流動性預期將持續得到美聯儲政策的充分支持,同時低息率環境將會推動資本尋求能提供高回報的資產,並令股市繼續受惠。然而,當股市上試高位時,波動性將會是一個關鍵的風險。除了美國之外,對於如歐洲和日本這些已處於超寬鬆貨幣環境下的已開發市場,這些央行在2020年進一步推出寬鬆政策的空間已經相當有限,相關股市的表現預期將較為受限。

相反地,由於新興市場的經濟發展仍然是近年來世界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它們的股市表現可能有更大的想像空間。根據2019年10月發表的《世界經濟展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在2020年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將達4.9%,幾乎是已開發市場(估計為1.7%)的三倍。尤有甚者,相比基準利率已達極低水平的已開發國家,新興市場具有更多推行寬鬆貨幣刺激政策的空間。

全球主要經濟體的基準利率 (%)

資料來源:彭博社

低利率的固定收益時代

投資於固定收益產品的殖利率在2019年錄得歷史新低,同時預期2020年的全球經濟情勢將會令其繼續處於低水平。

在諸如日本和德國等多個已開發國家,固定收益產品的殖利率實際上已變成負數。雖然零以至負的殖利率甚少會令投資者需要支付持有該投資的費用,但這代表了投資者為持有視為安全投資渠道的金融工具而願意的支付溢價。假如我們將通脹率一併納入考慮,結果很可能更加強差人意。即使我們預期這些已開發市場的固定收益產品殖利率不會進一步下跌,可是低利率環境在短期內看來無法改善。

在美國,在勞動市場表現穩健、且通脹水平仍處於2%左右的目標水準的前提下,美聯儲在去年12月份的利率決策會議中決定維持1.5%至1.75%的基準利率區間,並進一步指出一段期間內指標利率預期皆將維持不變。美聯儲的點陣圖(dot plot) 更進一步顯示,有相當高的機會,2020全年都無升降息的舉措;而觀察當前利率期貨的隱含利率走勢,則反映了2020年底有升息一碼的可能。

按國家列舉的10年政府債券收益率 (%)

資料來源:彭博社

美元走勢預期仍將維持穩定

由於我們預期美聯儲在2020年不會有過於鷹派的舉措,因此相比過去幾年,美元的吸引力會較低。但是美元作為世界主要的儲備貨幣和避險貨幣,在抵抗經濟動盪之下它的需求將能維持一定的價值,同時預期仍能在一整年間保持相對穩定的走勢。

2020年的投資展望

展望2020年,我們相信宏觀經濟狀況、主要經濟體的政策決定和上述所討論的政治不確定因素,均是投資人在安排理想投資組合時應加以考慮的要點。

我們建議投資者考慮採取能減低波動或提升穩健保障的投資策略,其中一個方法是讓資產有更多元的分配,例如將另類投資引入至投資組合中,從而減輕市場若然下行,傳統投資工具可能蒙受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