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協議迎來的曙光中審慎觀望長線執行成效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email

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緩解貿易喧囂的緊繃情緒

自2018年以來,僵持不下的貿易糾紛造成中美這兩個全球最大型經濟體之間劍拔弩張的對立關係,嚴重地削弱了全球投資者的信心和商業發展的步伐。在貿易戰不明朗的局勢下,製造業亦因關稅增加而飽受困擾,繼而對全球經濟增長帶來了負面的衝擊。

然而,經過多月來的商議,中美雙方終於達成了初步共識。2020年1月15日,中美兩國在華盛頓簽定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 (中美經貿協議),令全球貿易的不明朗形勢略見舒緩。然而,當考慮到協議的執行層面時,未來的局勢仍顯難以預測。

協議的重點內容: 美方調降關稅以換取中國增購

根據協議,美方同意將價值1,2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之關稅從15%減低至7.5%,以換取中方承諾在未來兩年,購買價值最少為2,000億美元的額外美國商品及服務。在2020和2021年間,中方增購的項目將包括下表所列的商品品項。

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下 (2020-2021年) 中國所增購的項目 (以十億美元計算)

商品品項2020年2021年2年合計
加工製成品32.944.877.7
農產品12.519.532.0
能源類產品18.533.952.4
服務12.825.137.9
合計76.7123.3200
資料來源:中美經貿協議 (第一階段協議)

此外,第一階段協議亦為長期關注中國就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洩漏等相關爭議的美國公司提供較佳的保障。協議中另提及,中美雙方應確保技術轉移應出於自願並基於市場條件。雙方的公司應允許在「不會受到另一方所施加的任何逼迫或壓力,以將其技術轉移至該另一方人員」的情況下營運。兩國均同意不會強迫在本國投資的外國公司用技術換取批准進入市場。

同時,協議內容涵蓋了金融市場的開放以及貨幣政策等議題。協議不但對於有意在中國營運的外國銀行放寬了要求,亦同意改善外國企業參與中國金融市場的條件。中美並同意雙方不會透過匯率或利率操控進而以貨幣貶值做為取得貿易優勢的手段。

中國增購計畫面臨的現實面挑戰

中美貿易協議無疑為全球經濟帶來了短線的穩定效果,然而,仔細觀察協議內容以及歷史貿易數據,我們對於中國是否能夠達成協議中的目標增購量持觀望態度。

協議中提到中國增購的美國出口商品品項,並不包含所有由美國出口至中國的商品。如下圖所示,美方於協議內主張,兩年內對中國的出口增量十分具有野心。2017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金額為1,858億美元,而協議中所涉及的商品品項合計僅占其中的1,342億美元 (約為72.2%) ,這表示有516億美元 (約為27.8%) 的對中國出口商品並未包括在這次協議的增購計畫中。

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商品及服務總額 (以十億美元計算)

資料來源:美國人口普查局

按協議條件,中國承諾增購美國的商品將自2017年的1,342億美元,於2020年提升至2,109億美元,並於2021年提升至2,575億美元。假設中國能夠確實履行對美國商品的增購承諾,同時我們假設中國不太可能增購協議中未有涉及的商品品項,那麼協議中目標增購的商品品項出口成長率將躍升92%,等同在2017-2021年間的年成長率達18%。這樣的高成長率僅曾在2000年至2007年之間當中國的經濟增長每年超過10%時出現,當時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年增長率平均約為21%。  而觀察2013年到2017年間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年增長率僅為5%,上述的增長目標以現時的經貿條件而言似乎過於積極。

此外,即使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增購預期將能改善雙方的貿易失衡,第一階段協議卻無法囊擴2,500億美元的中國自美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問題,其比例佔3,600億美元總進口值的七成。因此,中國的進口商及消費者在下一階段協議議定並實施前,仍然需要為那些第一階段協議未有涵蓋的商品支付高額關稅,這些成本會直接轉嫁成為中國的成本並拖累經濟增長。假使我們一併考慮上述因素,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情況恐怕會令協議履行產生變數。

再者,為了達到協議中國對美國商品的增購目標,中國可能會需要相對減少從其他國家的進口,而破壞中國與其他國家當前的經貿關係。舉例來說,油籽是中國農業中份額最大的進口商品,為了達成協議中對美的增購目標,中國可能需要減少對巴西和阿根廷等第三方國家的採購。

按國家列舉的中國油籽進口比率

資料來源:聯合國商品貿易組織,安誼金融研究;註:Bra:巴西、Arg:阿根廷

因此,為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承諾可能會令市場迎來另一波的不確定性,且改變中國與各國在國際貿易間的地位,更增加了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依賴性。

中美貿易協定對於全球經貿穩定性的影響

中美雙方所簽定的首輪協議舒緩了兩國緊張的貿易關係,並緩解此前貿易爭端為全球帶來的不確定性;然而,協議有賴兩國的有效執行,在落實的過程中出現的任何爭端皆有機會導致關稅報復或重燃緊張關係。

中美兩國貿易爭議歷時已久,全球的金融市場已為此付出極大波動的代價,自2018年中旬響起貿易戰的號角以來,兩國反反覆覆的談判所產生的不確定因素,已在市場上泛起了極大的漣漪。近兩年的波動市況令兩國的企業被迫向外發展,包括尋找新的替代供應商、尋求更分散的銷售市場、或是暫緩擴張計劃。舉例而言,中國的科技企業因在美國的發展受限,只能將版圖重心轉向其他國家的合作夥伴與供應商。類似的情況可能會增加中國在未來兩年間執行第一階段協議的難度,因而,中國將會如何履行承諾長遠來說依然是未知之數。我們預期市場在未來將可能受到一些衝擊。

新型冠狀病毒爆發令協議的執行更形困難

正當貿易戰有所舒緩之時,目前在世界各地散播的新型冠狀病毒卻成為了全球關注的議題。目前,這個傳染病已打亂了全球的供應鏈,繼而可能會對全球經濟產生負面衝擊,當中尤以中國的經濟為甚。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規模將取決於它的傳播和演變情況,目前實在難以預料。假如病毒的新感染個案持續減少,我們預期中國的工廠將會盡快重新投產,對中國的經濟影響亦僅限於第一季度而已。 隨著經濟活動停滯不前,中國需要時間來重拾營商情緒,無疑增加了中國履行對美國的購買承諾的難度。

預期未來市場波動可能持續增加

全球經濟穩定性在2020持續面臨挑戰。市場對於近期國際事件,包括英國脫歐、美國大選以及各區域性的不確定性抱持觀望態度。本文前述關於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發展,以及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增溫,更可能使市況波動進一步擴大。我們將會持續嚴密關注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執行與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發展,以及相關事件對全球經濟的潛在影響。

分享這篇文章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email